欢迎来到www.218219.com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1cafe.net。www.218219.com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我是双性恋,我生来骄傲。

我是双性恋,我骄傲!

这把声音还是微弱而纤细的,


但终会有破土的一天。


今天是国际双性恋骄傲日,


在我们的留言里大声晒出你的骄傲吧!


彩虹旗上是否也有我的骄傲?


双性(bisexual),该词汇最早出现在植物学中,用于描述那些同时具有雌性和雄性生殖器官的植物。这个词被用来指“双性恋”,则来自于精神医学;早期双性恋被认为和同性恋一样,是一种“性心理障碍”,性爱对象与满足性欲的方式与“正常人类”(即异性恋者)不同。


1999年9月23日,温迪·卡里、迈克尔·佩奇和吉瑞芬·威尔伯等美国双性恋权利推动人士,首次举行 “双性恋自豪日” 活动,并开始推广至全球各地。迈克尔·佩奇更是设计出象征着双性恋骄傲的三色条纹旗帜:

旗帜上段是代表同性恋的粉色

下端是代表异性恋的蓝色

中间是代表双性恋的紫色



然而,佩奇们所期望的,双性恋们能够和异性恋、同性恋一起勇敢骄傲的美好愿望,却可以说与人类移居火星的计划一样,目前还处于遥遥无期的状态。时至今日,全球各地的双性恋人群都仍然遭受着普遍的歧视。


双性恋的困境 | 夹在粉色与蓝色当中的冷笑话

如果说同性恋遭受着被异性恋排挤的不公对待,双性恋可谓是同时被异性恋和同性恋误解的群体。如果说在异性恋霸权时代,同性恋通常会被认为是市井故事里备受污名的悲情人物,双性恋则被贬低为同性恋平权运动里的“蹩脚演员”——日常生活中只是同性恋者的路人,社会运动里则为“政治正确”的鸡肋。


不仅异性恋人群会对双性恋报以质疑,就连似乎应该为“同志社群”当中不二盟友的同性恋朋友,也常常会对双性恋嗤之以鼻。在这里笔者将引用一些典型的言论,来分享作为一个长期遭受质疑的双性恋,在异性恋和同性恋社群当中遇到的不同歧视。例如:
“双性恋身份,是浪荡子游戏人间的挡箭牌。”
——信奉异性恋霸权的异性恋者,以及“同性恋纯种论的同性恋者如是说。

对于多数信奉“异性恋霸权”的异性恋者(就是指那些认为世界上每个人都应当是异性恋者,或者认为世界上只有异性恋才是正常的,其他性倾向都是“渣”或“骗”)而言,双性恋不过是有些人游戏人间,想要为自己“不轨”的私生活开脱,或是想要标榜自己的特立独行而给自己贴上的标签。


而对于多数“同性恋纯种论”的同性恋者(指那些严格捍卫“同性恋”身份,并坚持认为“如果胆敢和异性有过多接触,就不配称为同性恋”的人,堪称是“同性恋性倾向的卫道士”)而言,那些自称是双性恋的人也不过是一些yin乱或者想要标新立异的家伙,总有一天还是要回归异性恋的“庸俗”生活。

“出柜说自己是双性恋的,都是同性恋中的卑劣懦夫。”

——信奉“生而为同,其他都是骗”的同性恋霸权者如是说。

“你现在完成自我认同了吗?还说自己是双性恋吗?”

笔者曾数次听到有同性恋者对他人做出这种名义上是关心、实际上是嘲讽的发问。而此类问题的发问者通常都信奉“生为同性恋,就只能爱同性”,将双性恋视为“不黑不白,吊儿郎当”的存在。他们甚至认为,声称自己是双性恋的人,都是不敢面对自己的同性恋身份的懦夫,为了在异性恋世界委屈求全,才披上“双性恋”的虚假外衣。那些伴侣多为异性的双性恋,在某些心怀偏见者的眼中,简直就更是令人不齿了,甚至是“同性恋当中的间谍、骗子”。
“你不是双性恋吗?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同性恋人呢?”


“你不是双性恋吗?最近怎么又喜欢异性了,难道你变直了吗?”

针对双性恋者的此类质问屡见不鲜,却也非常荒诞、经不起逻辑推敲——真不知道“假装同性恋”能够得到多大的满足,才引得无数异性恋“丧心病狂”地“谎称”自己是同性恋、双性恋?


然而,一旦被问者表现出尴尬或者不开心,对方往往就马上笑嘻嘻地亮出大招——

“我开玩笑嘛,你怎么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呢?”

如此这般,遭受歧视乃至语言暴力的双性恋者在这种情况下,往往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为并不好笑的笑话硬生生拉扯出嘴角的一个弧度。否则,就会在种种污名和歧视之外,再落下一个“小气”的笑柄。


看来“开玩笑”果真是足以任由歧视性言论畅行无阻甚至横行霸道的万用大招,“拯救政治正确”的利器。——不止一位双性恋者,都曾发出过类似的感慨吧。


双性恋  | 背负着各种污名的越界者

2012年,在经典美剧《欲望都市》里饰演米兰达的辛西娅·尼克松,与她的同性爱人在纽约市登记结婚。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自己对任何身份认同标签都很谨慎,尤其是“双性恋”的标签,并毫不隐讳地指出:“每个人都喜欢指责双性恋。”然而,最终辛西娅还是以“双性恋”的身份出柜。她的出柜也引起了一些同性恋网民对她的不满,这些同性恋网民认为,她以“双性恋”身份出柜的发言当中,似乎意味着“同性恋不是天生的”这样的观点,这是一些同性恋无法接受的。



辛西娅·尼克松与她的同性爱人


不受制于占统治地位的异性恋/同性恋二元划分,身处在模糊地带的人,往往最能够感受到来自世界的某种恶意。人们用社会性别的框架将人分门别类,而不在这类别当中的“少数人”,则被视为非人,或者是需要被教育,被矫正,被从歧途上领回正道的“不成熟者”乃至“失足者”。曾经的异性恋是唯一“合法”的类别,后来又有了“与之相对”的同性恋,但是双性恋呢?


《译言》上有篇文章是在某个双性恋骄傲日发表的,题为“动物也搞双性恋”。此文可谓是亦正亦邪,看似在称赞双性恋这个“具有追求华丽冒险精神”的族群,实际内容上却高度概括了双性恋给人们留下的刻板印象。例如,该文章中有这样的字句:



据最新研究表明,

深海乌贼会不加选择地和任意性别的对象交配,

因为它独自在漆黑的海底会感到孤单寂寞,

乌贼在海里难得遇上同类,

因此会不假思索,见到同类也就上了。




倭黑猩猩 (bonobo) 作为动物王国的浪荡子,

整个种群都有双性恋倾向,相互之间经常乱搞,

压力大时搞,吃完了也会搞,

总之"搞"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




并不是只有人类会“面对面”哦


宽吻海豚大部分是双性恋,黑天鹅也是如此。

四分之一的雄性黑天鹅交配目的主要是为了得到蛋,

两只雄天鹅搞上了之后,

会偷走雌鹅的蛋,并和她3P。




一些日本雄性猕猴,

即使有雌性在场,也更愿意选择同性。




少数企鹅也是不喜欢异性的,
一对希望得到企鹅幼子的雄性帝企鹅伴侣最终感动了人们,
因此得到了一颗企鹅蛋,并将之孵化出企鹅幼仔……

这些动物代表们,分别代表了双性恋当中“饥不择食”的双性恋,“色欲包天”的双性恋,“左拥右抱”的“滥情”的双性恋,其中最后一个,“真爱至上”的帝企鹅,却是一个尊崇家庭文化的男同性恋伴侣的例子,而非双性恋者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的例子——这篇文章的最终,还是回到异性恋或同性恋非此即彼的原点,似乎唯有如此,双性恋这颗不听话的小球才有圆满的归宿。


双性恋:如何骄傲?

有人说,这个世界是由阳光,空气,水和歧视组成的。


这样的世界未免也太简单和粗暴。然而现实的确是如此的简单粗暴,有“差别”的地方往往就成了“歧视”的土壤。婴孩出生在这世界上,带把的就是男孩,不带把的就是女孩,今后他们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和什么样的人一起组成家庭,脚本一早就写好了。不只是性别和性倾向,阶层、地域、种族、宗教,基于差异的歧视五花八门、色彩缤纷。越轨者,被贴上“非人”的标签,注定要走更艰难的路。

幸好不同的群体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有了更多发声的机会和可能性,夹在中间的紫色们,并不甘心被人代言。要知道,在运动中需要别人“替我们”说话,我们的主体性就已经没有了,这就不再是我的运动。现在,中国也开始有了r&B双性恋小组(r是指半弯不直,也很像一个刚刚生发的嫩芽;B是指bisexual,我们是骄傲的双性恋,不是“假装”的异性恋/同性恋)。



作者丨小铁

编辑 | 凌桐


【活动推荐】

免费HIV快速检测,戳我

莫测的爱情,可测的健康

团体咨询报名

每完成一份MSM问卷,您会为中心捐助10元

#骄傲做自己#《世界在我脚下》


【文章精选】

纪念崭新的开始

我最青春的那几年,和同志有关

10万人围观!北同直播36小时背后

HIV让我崩溃了3年,但毁不了一辈子

即使不是跨性别者,我也会伸张性少数人群的权益

我是怎样一点一点爱上这个世界的

难道要有Gay达了?|同运星期

我和我想要去到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