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www.218219.com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21cafe.net。www.218219.com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只要你想着别让孩子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就有人给你规划出无数条跑道。

比输在起跑线更添堵的 是这些人帮你想象的假跑道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在后台催更的各位盆友,相信我,我看到你们的双手了。


请接受我诚挚的道歉,并用心想象一下,我这张脂肪里饱含着真诚,立志重新做人的胖脸。


上一周,我的主要生活,就是在床上葛优瘫。


我给党九解释说,夏日炎炎,得给自己放个暑假。


党九说你醒醒吧,你这样一穷二白在家点外卖的日子,能叫放暑假吗?



于是我去外面的世界巴望了一圈,感觉自己兜里那点儿散碎银两玷污了暑假。


2

比如住在我家隔壁的小盆友,暑假是在香港参加一个什么国际比赛的。

作为一个接受过些许古典音乐教育的人,居住在一幢不够隔音的建筑里的人,我对隔壁小盆友的钢琴水平,还是有基本判断的——被迫学习两三年,一直在启蒙阶段。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小朋友,在香港举行的某国际钢琴比赛中,拿了奖,他妈还把获奖照片发到小区的群里。

群里立刻有怕输在起跑线上的家长问,这样的比赛是怎么报名参加的?

那位获奖家长矜持地回答,孩子艺术班的老师提供了这么个信息,他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随意报了个名,暑假随意去了个香港,随意就拿了个奖回来。



他们讨论的过程,我依然不甘心地把获奖照片点开放大仔细确认了下,这孩子参加的真的是弹钢琴比赛,不是弹棉花比赛。

之后的几天我都陷入了一种困惑,为啥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小盆友,艺术水平也如此之低?

直到我在《南方都市报》上,看到另一个神似的故事。

一场冠名着“‘一带一路·少年非遗青少年国际文化交流活动第十四届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中国梦·金色蓓蕾新加坡国际青少年艺术节(新加坡总决赛)”等名头的活动,宣传文件末尾盖着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组织委员会办公室红章的活动,会是怎样宏大的场景?



深圳的十几位家长刚刚体验过。

这些家长的熊孩子,本来是在深圳艺校培训中心学习舞蹈。暑假将近,忽然得到老师的通知,说新加坡正在举办国际艺术节啊,不仅可以追求艺术,比赛结束可以去乐高乐园玩耍,还有新加坡官方给开道哦。

娃儿们听的很心动,家长在孩子为了荣誉努力的路上不能怂,于是15名学生,加上陪同家长和老师,50多个人就向新加坡出发了。参赛的小盆友每人收费6680元,陪同家长每人收费5480元。

一到赛场,家长们就很激动。在这场国际大赛上,他们遇到了来广州、江门、广西等学校的小朋友。他乡遇故知很让人激动,但他乡只遇故知就让人内心怪怪的了,有一位去参赛的家长说,他没有遇到一个外国小孩。

比赛现场也让家长们很激动,虽然大家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没想到主办方更随意。现场连个主持人都没有。在场的五六名评委,状态非常自然,比赛时他们会打瞌睡、玩手机、来回走动,点评内容也十分随意。
  
比赛现场虽然随意,但是他们的赛后日程却被精心安排了。

他们先是被安排到一家条件很不错的酒店,不过酒店条件不错的原因,是接待方把他们被转卖给了一个看房团。第二天,在国内看房经验丰富的家长们,又被迫在马来西亚看了半天房。



地狱还有十九层,更让家长激动的还在后面。在告别了高大上的看房生意后,大家又被安排到一家偏远艰苦的宾馆。本来想在宾馆里靠睡眠度过眼前的噩梦,又被导游裹挟着走了一趟全部游览行程

在临走前一晚22点左右,他们回到了马来西亚新山市某酒店,但主办方半夜零点就召集大家赶回新加坡,因为回程航班在新加坡600起飞。

这次参赛经历一定教会了孩子们一个道理,追求艺术是要吃苦的。

回到祖国后,家长们开始问,那个扣着红章的主办单位,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组织委员会办公室,究竟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这个单位是谁,但民政部曾曝光过数百个个离岸协会山寨社团,其中超九成都是国字头协会,如中国摄影师协会中国肚皮舞协会中国国际慈善基金会中国孔子文化促进会中国艺术家协会中国教育事业促进会

其中不少山寨社团,瞄准的就是为起跑线上的孩子几分钟比赛,发奖杯、证书这条流水线。

3

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爸给我报过一个游清华北大的夏令营。到现在我也没整明白,那个活动到底是谁组织的。

我能记得的,就是在凝聚了中国家长殷切希望的两所院校,见到了两个高考状元,听了下状元牛逼闪闪的学习经验,后来状元又带着我们转了转校园。

我在清华买了一大堆纪念品,回到东北后,跟同班的同学狠狠吹了吹牛逼。然后学习成绩一如既往地不给力

不过,今天哪个熊孩子再报个清华北大的夏令营,估计是不好意思回去跟同学们得瑟的。毕竟这个夏天,剑桥的校园,是这样密集充斥着天朝的孩子们的。



因为徐志摩那句撑一支长蒿,向青草更青处漫溯,去剑桥感受的中国盆友们就要去漫溯一下,搞得剑河上的固定运力都不够了,还有了违章拉客的船只(请脑补帝都地铁站的小黑摩的),当地政府不得不明令禁止在剑桥市中心为剑河泛舟拉客。



这几天前有两篇在刷屏,一篇是关于租售同权是否会降低学区房价格,另一篇是《月薪三万 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

只要你想着别让孩子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就有人给你规划出无数条跑道。

我的一个做艺术培训的朋友说,其实深圳那些家长遭遇的山寨协会办假赛事的事儿,好多家长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花点儿钱,给孩子买个奖,还得到了一次异国他乡体验了一次生活,大家觉得划算。几年前国内办个比赛发发奖大家就挺高兴的,这几年必须得到国外比赛了,才能让家长刷出存在感。至于这次深圳家长的反扑,八成是因为被艺术和荣誉消费的突破了内心可以接受的底线。


不过底线这事儿,一旦有人破了,就再也没有了。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往期热文· 推荐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后台回复「好色」获取有颜色内容